为什么人到中年容易变得面目可憎?

为什么人到中年容易变得面目可憎?

最近看了一本书,叫《有关一个女人的点滴消息》,说实话,我以前非常害怕看这样的书,我讨厌里面形形色色的中年男女,无外乎离异、油腻、偷腥,他们毫无成就,对自己没有半点要求,他们理所当然接受自己的平庸,也接受自己对于异性毫不掩饰的渴求。你从这样的故事里读不到跌宕起伏的人生和动人心魄的爱情,唯有在平淡的柴米油盐中体味自己同样一无是处的人生。

我害怕看这样的书,归根结底是害怕对号入座。一方面我与朋友频繁讨论某些中年人的陋习,一方面又拼命地摆闲花文字阵,想要把自己归结于外。诚然却又不能否认,大部分人终究享有着碌碌无为的人生,而自己当然也是这芸芸众生中不可撇去的一粒。

前阵子朋友与我讨论: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,一到中年就变得如此面目可憎?他们习惯在饭桌上大声喧哗、吹嘘自己微不足道的成功,把继承家业当做炫耀的资本,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评论某个女人的身材和感情,直言自己喜欢某位女星身体的哪个部分,讲着俗不可耐的荤段子,夹杂着羡慕之情吐槽老板或者高管混乱不堪的私生活。酒气从他们涨红的脸上浮现出来,烟味缭绕在整个包厢顶部,大声喧哗伴随着唾沫星子横飞——这是一个不堪入目的真实聚餐场景,嘈杂而混乱。女人从包厢外面走进来捞回自己醉酒的丈夫,一路开车一路骂骂咧咧地回到家,看到拖着鼻涕的儿子惨兮兮地站在门口还没睡觉,一边大声呵斥一边拧着耳朵拖回房间。

大部分人如果处在清醒的这样一个状态,必定不会认同那个时候的自己。然而这样的场景总在不断重复着,我们唯有从他人的视角中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面目可憎,滑稽可笑。然而我想我们并不能忽略一个事实:中年人为何如此油腻?终究是因为梦少了话多了。年少爱做梦,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拥有整个世界,内敛而羞涩不敢说出口;过了做梦的年纪,开始原谅自己的平庸无为,接受自己本来寻常的面目。加上被生活磨平了棱角,被工作压抑得失去了自我,被家庭琐碎碾成一摊芝麻绿豆谷子,也无外乎就是我以上所描述的各种形象了。

人当然是要脸的,无论是谁无论什么时候都是,人到中年也不过是换了一种面具,更容易表现得假装不在乎更容易伪装自己。然而事实上我绝对认同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”这句话,人的心智在一定时间成熟后,远不是随着时间的迁移而继续成长的。但是时过境迁,其实变化的未必是自己,而是这个社会对你的宽容度。我们会原谅一个小孩频繁尿床,却没有人会因为老人失禁而感到可爱欢喜。同理,我们会觉得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扎双马尾简直惊为天人,大概鲜有人会觉得你六十岁了还扎双马尾不是老妖怪。当然也会有觉得你依旧可爱的人,那一定就是所谓“真爱”,真爱无非就是两个都长得像猪头一样的人还生怕对方被别人抢走,如果你能遇到一辈子都可以对你如此的人,请珍惜与知足吧!

所以其实无非也没有什么中年真相,是人心易变,我们当然很容易接受自己的平庸和俗不可耐,却很难对他人永远抱以赞美的姿态。李敖吐槽前妻胡因梦便秘时分的囧样,同时又沾沾自喜在文中表露“我的前妻胡因梦才是真正的美人”,一言以蔽之还是因为他不过把胡当成了为他增添色彩的工具,他只希望看见她最美的一面而非她真实的状态。如果一个男人要对自己的伴侣苛责至此,大概也只好建议他去把蜡像馆中的蜡像娶回家。

我们终有一天都会变成中年人,终有一天都会活成自己最不想要变成的那种人,这个世界上喜欢你的人会越来越少,但总归还是会有点滴消息传来,慰藉你心底的寂寞伴你度过每一个失眠的夜晚。

责任编辑:阿芙拉